日前,網上一則爆料消息稱,5月1日,唐山一司機醉酒駕駛假冒牌照車輛被交警攔下卻態度蠻橫自稱“我老舅是曹妃甸的書記”。對此,6日,唐山市曹妃甸區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表示:當事人與曹妃甸區委書記沒有任何關係,已對其違法行為進行處罰。(5月8日人民網)
  “我舅是書記”這種論調,中國網民對此並不陌生,“我爸是李剛”事件曾鬧得沸沸揚揚,說這話的李啟銘被認為是官二代“坑爹”的典範。如今“老舅”隆重登場,竟使得該男子“果然被放了,開車揚長而去”。讓人感慨,“拼爹”、“拼舅”時代,法律的權威在哪裡?
  法律的權威就在於司法獨立,且行政權力不得粗暴干涉法治進程,更不能以無形的“官本位”思想左右社會的治理。如今,當下社會卻又一次給“我舅是書記”讓了道,實在不該。
  雖然唐山市官方通報稱,涉事男子已被處以“罰款2000元、記12分並暫扣駕照的處罰”。不過,最讓人驚訝的是該男子涉事後“對交警指著鼻子尖又推又罵”,打了幾通電話之後,就揚長而去。事後,曹妃甸官方微博稱當事人與區委書記沒有關係,但這一說辭顯然站不住腳。如果兩人不是舅甥關係,那麼交警在接電話後完全可以駁回該男子的“謊言”,而後依法進行處罰,而不是任由其離去。
  此外,最初曝光這一事件的網帖已被“陸續刪了貼”,這又是一種什麼力量在作祟?不久前,《南方周末》曝出“11名網警賄賂一名海口網警替領導刪帖”,又將網絡刪帖推至風口浪尖。網絡刪帖那些“難言之隱”,就是為了躲避輿論的關註,逃脫法律的約束,這種手段成為官員貪腐敗露後的首選。
  “官本位”思想的籠罩、下級對上級的畏懼、公權力插手網絡話語領域,種種因素讓法制失了權威,讓“我舅是書記”得以大行其道,這是當下社會眾人皆知卻又難以改變的現象。不過,如果這種現象一再泛濫,那麼法治終究會敗給人治,公器也將變為私用。
  要破除“我舅是書記”的蠻橫,就必須樹立法律的權威,輔以輿論的聲援,讓這類“霸權”口號公之於眾,才能掃除這類不正之風。只有破除親緣權力的干涉,法治社會逐步實現。
  文/晏佳偉  (原標題:法治社會不該為“我舅是書記”讓道)
創作者介紹

sammi

sj73sjjp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